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典型案件
【民事案例】离婚协议中关于逾期给付抚养费补偿金的标准不宜酌情调整
作者:石煜  发布时间:2020-07-30 10:46:39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关于逾期给付抚养费补偿金的约定内容,与离婚协议中的其他条款一起,构成离婚双方解除双方之间婚姻关系、对财产及子女抚养问题进行处理的整体内容,为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双方均应遵照执行。该补偿金条款作为双方解除婚姻关系为前提的相关约定内容,其性质不同于经济合同,法院不宜参照经济合同的处理原则进行酌情调整。同时,对于抚养费数额的考量应以未成年人的实际生活及入学需要为主要因素。

 

基本案情

原告王某某诉称:1.判令段某某给付王某某2018年4月至2019年3月期间的抚养费31 200元(每月2600元);2.判令段某某给付王某某逾期支付抚养费的补偿金(以2600元为基数,按照日百分之六的标准,自2018年4月1日计算至2019年3月1日);3.判令段某某自2019年4月起每月给付王某某抚养费2600元,至王某某年满18周岁之日止。王某与段某某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6年6月29日登记离婚,并签署离婚协议书,约定双方所生之子王某某由王抚养,段某某每月支付抚养费2600元。段某某自2018年3月后就未再支付抚养费,故诉至法院,望判如所请。

被告段某某辩称:不同意王某某的诉讼请求。我于2018年9月向王某支付过1个月的抚养费2600元,2018年3月至8月没有支付抚养费,2018年10月至今没有支付抚养费。我同意付抚养费,但每月2600元我承担不了,我希望减少抚养费。我年收入在4万元左右,我现在每个月能够负担800元的抚养费。

法院经审理查明:段某某与王某原系夫妻关系,王某某系二人之独生子。2016年6月29日,段某某与王某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约定王某某由王某抚养,段某某每月1日以前向王某指定账户支付抚养费2600元,至王某某年满18周岁之日止,逾期支付的,每日加收6%的补偿金。一审庭审中,王某某提交王某名下中国建设银行账户交易明细,显示段某某支付每月2600元的抚养费至2018年2月,2018年3月至6月期间未支付抚养费,后于2018年7月支付抚养费2600元,此后再未支付抚养费。经询,段某某对上述抚养费支付情况表示认可,称未支付抚养费系因自身经济负担较重,无力支付每月2600元的抚养费。关于王某某主张的逾期支付抚养费的补偿金,段某某认为过高,请求法院酌减。

段某某提交其在上海浦东发展银行的工资账户2017年3月29日至2019年3月21日的交易明细,拟证明其收入情况。经计算,段某某在上述期间的月均收入为7700余元。段某某提交其作为承租人于2019年3月21日签订的《北京市房屋租赁合同》及中介费收据,拟证明其租房居住,每月需支付租金2300元。王某某对该份证据不予认可,认为仅凭租赁合同和中介费收据无法证明该份合同已实际履行。

段某某提交北京同仁堂参茸有限责任公司中医诊所处方笺、药费发票等,拟证明其患有高血压、脂肪肝、前列腺钙化等疾病,服用中药治疗,每周需要支出医疗费约300元。王某某认为上述证据不能证明段某某服药治疗的必要性,相关疾病都是慢性病,可以通过健康的饮食调理康复,且段某某享受医保待遇,上述医疗费用支出金额不大,不会成为其明显的经济负担。段某某另提交其名下广发银行信用卡对账单,拟证明其日常开支情况。王某某认为段某某的信用卡消费与其无关,段某某有能力支付每月2600元的抚养费。王某某提交其就读的宿州市弘文阁幼教院出具的收据(保育费、伙食费、郊游费等每学期约3800元、绘画班、舞蹈班费用每月900元)、友邦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保险单及收款凭证(保险费4793元/年)、基本医疗保险缴费专用票据、处方笺、收据、火车票、购物订单、转账凭证等,拟证明王某某的日常开支情况。

    二审中,段某某提交浦发银行交易流水打印件,用以证明段某某的月收入大幅度下降。王某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及证明目的均不予认可,称段某某一审期间提交的流水能够证明其年收入达12万元,并非其所称月均收入2000元。二审中,段某某称其于一审后履行一审法院判决第一、二项全部给付义务,且已按每月2000元标准支付2019年4、5月的抚养费,王柯荃认可收到上述款项。

审判情况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一、段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王某某二○一八年四月至二○一九年三月的抚养费31 200元;二、段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王某某逾期支付抚养费的补偿金2600元;三、段某某自二○一九年四月起每月给付王某某抚养费2000元,至王某某年满18周岁之日止;四、驳回王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宣判后,王某某向北京市第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611日作出201903民终7775民事判决判决:一、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5民初2039号民事判决;二、段某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王某某逾期支付抚养费的补偿金49 504元;三、段某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王某某二〇一九年四月、五月抚养费共计1200元;四、段某某自二〇一九年六月起每月给付王某某抚养费2600元,至王柯荃年满18周岁之日止。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关于抚养费标准一节,段某某与王某在离婚协议中明确约定段某某每月给付王某某2600元抚养费。根据段某某一审期间提交其工资账户交易明细,段某某在上述期间的月均收入为7700余元,二审期间段某某提交银行流水明细,欲证明其收入大幅下降,但其提交的银行流水明细未能体现其所称月均收入情况,经询,段某某明确表示现不能明确其全年工资的数额,段某某应就此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故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举证情形,本案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段某某相应主张成立。同时,抚养费的给付标准应考虑到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原则,故一审法院对抚养费进行酌减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

关于双方在离婚协议中所约定的逾期支付抚养费的补偿金一节,该约定亦属于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当事人均具有约束力,双方均应依约履行。虽段某某主张离婚协议约定的补偿金标准过高并请求法院酌减,但由于离婚协议具有特殊的人身性,不同于经济合同,且结合王某某生活及教育支出情况,在段某某对其无负担能力的主张并未充分进行举证的情况下,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对该项补偿金进行酌减依据不足,依法予以纠正。另外,二审中查明段某某已经履行了部分给付义务,故二审法院对其已经给付的款项予以相应扣除。综上所述,王柯荃的上诉请求成立,应予支持。

 

评析意见

本案的处理涉及两个问题:一、关于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的逾期给付子女抚养费的补偿金标准,如一方认为该补偿金标准过高,是否应当予以调整;二、关于子女抚养费的降低标准问题。

一、离婚协议关于逾期给付子女抚养费的补偿金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

对于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的逾期给付子女抚养费的补偿金标准,在一方认为该补偿金标准过高,请求法院予以酌减或调整的情形下,法院是否应当予以调整,该问题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夫妻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约定的逾期给付抚养费补偿金标准,在一方认为该补偿金标准过高,请求法院予以酌减的情况下,如该补偿金约定标准过高明显超过合理范围,法院应当参照合同类案件的处理标准予以调整;第二种意见认为,离婚协议系关于双方婚姻关系及财产关系的约定,双方离婚后均应遵照执行,作为双方解除婚姻关系为前提的相关约定内容,其性质不同于经济合同,离婚协议约定的补偿金标准不宜参照经济合同的处理原则进行酌减。在本案的处理中,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离婚协议系夫妻双方关于解除婚姻关系、对夫妻财产及子女抚养等问题作出的书面协议,其约定内容应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在其约定内容不违反现行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情形下,其约定内容对双方均具备约束力,双方均应依约履行。基于此,离婚协议中关于逾期给付子女抚养费补偿金的条款约定内容对双方亦具有约束力,该条款与离婚协议中其他条款一起,作为离婚双方解除双方之间婚姻关系、对财产及子女抚养问题进行处理的一个整体内容。离婚协议的内容兼具人身性及财产性,不同于一般经济往来中的协议性质,对其补偿金约定条款不宜孤立参照经济合同处理原则进行处理。

本案例中,2016年6月29日,段某某与王某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约定王某某由王某抚养,段某某每月1日以前向王某指定账户支付抚养费2600元,至王某某年满18周岁之日止,逾期支付的,每日加收6%的补偿金。该协议系双方自愿达成的真实意思表示,对双方均具有法律约束力,双方均应依约履行。

二、子女抚养费的降低标准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意见》第七条规定:“子女抚育费的数额,可根据子女的实际需要、父母双方的负担能力和当地的实际生活水平确定。有固定收入的,抚育费一般可按其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二十至三十的比例给付。负担两个以上子女抚育费的,比例可适当提高,但一般不得超过月总收入的百分之五十。无固定收入的,抚育费的数额可依据当年总收入或同行业平均收入,参照上述比例确定。有特殊情况的,可适当提高或降低上述比例。”关于在何种情形下可以降低抚养费给付标准,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在以下几种情形可以降低抚养费给付标准:1.由于长期患病或丧失劳动能力,失去经济来源,确实无力按原协议或判决确定的数额给付,而抚养子女的一方又能够负担,有抚养能力的;2.因犯罪被收监改造,无力给付的;3.直接抚养子女的一方再婚后,继父或继母愿意负担子女所需抚养费的一部或全部的。

具体到本案中,段某某主张降低抚养费给付标准的理由为其收入大幅度下降,但其并未就该主张内容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同时,段某某一审主张其因身体原因存在医疗支出,但结合其提交的相关证据材料显示内容,其所称疾病及支出数额亦不足以导致其给付抚养费出现困难。故段某某在本案中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主张降低抚养费的理由成立。

抚养费的给付与未成年子女在父母离婚后的学习、生活保障息息相关,在给付抚养费一方主张的降低抚养费给付标准理由不充分的情形下,未成年人自身的生活、学习需要是重要的考量因素。本案中,被扶养人即将进入学龄,且将来北京与母亲共同居住生活,随着其年龄增长、生活地的变化、入学实际需要,其生活和受教育所需的费用应为上升趋势,降低其抚养费标准缺乏充分依据。

综合以上两个方面的考虑,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降低王某某抚养费标准及逾期给付其抚养费的补偿金均存在不妥之处,予以改判。


 

 
责任编辑:张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