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
当前位置: 首页 > 理论研究 > 典型案件
【立案案例】管辖权案件审理中,承揽合同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判断
作者:黄粲  发布时间:2020-11-30 17:44:19 打印 字号: | |

【裁判要旨】

案由反映着不同的法律关系,案由不同确定管辖的法律依据亦不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承揽合同看似相同,但实属不同性质的合同,在确定管辖法院的判断中依据的法条截然相反。在管辖权异议案件审理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按照专属管辖确定管辖法院,而承揽合同则应按照法定管辖条款或约定管辖条款确定管辖法院。本案围绕承揽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性质特点,对涉诉法律关系进行判断,从而确定管辖法院。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

【基本案情】

XC公司以承揽合同纠纷为由,在一审法院对D建设集团提起诉讼。D建设集团提起管辖权异议,要求将本案移送至江苏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裁定驳回其管辖权异议申请。

D建设集团不服一审裁定,并上诉称,本案XS公司进行的施工内容是矿物纤维喷涂,是D建设集团承包的Z医药城会展交易中心二期工程项目的一部分,其相关施工进度及时间安排需要按照整体工程进度要求进行。同时合同约定D建设集团需向XS公司提供水电照明及工人住宿等条件。故本案实质系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本案涉诉工程位于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故一审法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D建设集团上诉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裁定,将本案移送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人民法院审理。

XS公司D建设集团的上诉答辩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案系承揽合同纠纷。XS公司D建设集团签订的《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发生争议,可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诉讼解决。XS公司住所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故一审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管辖权异议二审审理中,XS公司D建设集团均认可涉诉矿物纤维喷涂用于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Z医药城会展交易中心二期的建筑物外墙喷涂,起到吸音、保温、绝热作用。涉诉矿物纤维喷涂在混凝土墙面,矿物纤维喷涂层外附着外墙装饰。同时,XS公司自述部分矿物纤维喷涂层直接作为外墙使用。

【审判情况】

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9年8月13日作出(2019)京0105民初6222号裁定:驳回D建设集团管辖权异议申请。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0月17日作出(2019)京03民辖终1035号裁定:一、撤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9)京0105民初6222号管辖权异议民事裁定;二、将本案移送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处理。

二审法院认为:涉诉矿物纤维喷涂层作为吸音、保温、绝热作用层,与建筑物形成不可分割的整体,矿物纤维喷涂的施工,属于房屋建筑及其附属设施的建造。结合涉诉案件合同名称(《工程施工合同》)、内容综合考虑,二审法院认为,XS公司D建设集团的合同关系应属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规定:“下列案件,由本条规定的人民法院专属管辖:(一)因不动产纠纷提起的诉讼,由不动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二)因港口作业中发生纠纷提起的诉讼,由港口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三)因继承遗产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继承人死亡时住所地或者主要遗产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政策性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按照不动产纠纷确定管辖。”本案涉诉Z医药城会展交易中心二期工程位于江苏省泰州市高港区XX号。经查,涉诉工程所在地人民法院应为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故本案应由江苏省泰州医药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审理。

【评析意见】

案由反映着不同的法律关系,案由不同确定管辖的法律依据亦不同。在管辖权异议案件审理中,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装饰装修合同应按照专属管辖确定管辖法院。实践中,如何判断加工承揽合同与建设工程合同合同纠纷,笔者认为应从以下三个方面加以判别:

首先,从涉案标的物使用功能上判断建设工程合同与加工承揽合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标的物应系附着于土地,不便移动或者即使可以移动但将改变其价值或使用价值。多伴有对有标的物的建造、附属设施、配套线路管道等设备的安装。加工承揽合同法律关系项下,涉诉标的物安装拆卸,并不影响建筑物的使用价值。如名为加工承揽合同的建筑物外门窗的定制安装合同,建筑物外门窗与建筑物形成一体,拆卸将改变建筑物使用目的,则该合同性质应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应按照不动产专属管辖规定,由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所在地管辖。

其次,应从合同内容上判断承揽合同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以承揽为主要目的,附带安装义务,应以承揽合同确定管辖。反之,应按不动产专属管辖确定管辖法院。

第三,从合同内容上均无法判断合同性质,则可以按照涉诉合同名称在管辖权异议审理期间,判断管辖法院。如从合同内容上,既有承揽合同性质,又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或装饰装修合同性质,应按照合同名称确定管辖法院。


 
责任编辑:张雨晴